贸易争端成最大担忧 法国呼吁欧洲在对美贸易问题上团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8-07-12 08:48:26

7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启程前往欧洲,出席北约峰会。临行前,惯于“推特治国”的他再次炮轰“盟友”,并引来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的反击,后者在推特上表示:“亲爱的,美国已经没有并且也不会拥有比欧盟更好的盟友了。”

甫一抵达欧洲之行首站布鲁塞尔,特朗普就在演讲中对德国与俄罗斯之间的输气管道项目进行严厉抨击,称德国完全被俄罗斯“控制”。

有分析师指出,特朗普针对德国的言论不利于缓解紧张的贸易局势,在贸易平衡之战中,任何美国盟友都不会幸免。尽管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支持欧盟降低对美国汽车的进口关税,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却说华盛顿应该准备迎接欧洲“联合一致的报复”。

回顾刚刚过去的半年,欧洲的整体经济向好,欧洲央行也将退出量化宽松刺激(QE)提上议程,但贸易保护主义的阴霾笼罩在欧洲上空,令人担忧。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明确指出,贸易保护主义影响到了欧洲的经济,将造成“巨大破坏”。

同步复苏在继续但分化明显

在欧洲央行半年来的利率决议中,尽管主要再融资利率、隔夜利率及隔夜存款利率一直未变,但关于购债计划的表述却不断明确。从“每月300亿欧元购债规模直到理事会认为达到其通胀目标”,到“净资产购买的月度速度将会减少到150亿欧元,并在2018年12月底结束净购买”,六个月来欧洲央行对欧洲经济复苏的进程不断表示满意。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8年上半年,欧盟内各国通胀率都呈上升趋势,失业率自2017年底以来均有不同程度的降低,各国外汇储备也在上升。

不过,细看欧盟主要经济体,各国发展明显有差异。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西班牙、德国、法国已率先实现通胀目标,分别为2.3%、2.1%和2.1%,但葡萄牙(1.6%)、意大利(1.4%)、希腊(0.4%)和爱尔兰(0.4%)离2%的目标通胀率多少还有一定距离。

失业率方面,除法国、葡萄牙、爱尔兰和德国低于10%外,希腊、西班牙和意大利仍然高企,分别为20.1%、16.74%以及10.7%。欧债危机对这三个国家的打击影响仍在持续。

从经济的晴雨表——股市——的表现来看,记者统计的7个国家中,除爱尔兰外,其余各国股市均在2018年5月中下旬达到短期内峰值,然后开始大幅下跌,截至6月底,跌幅最大的国家分别为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

可能维持宽松政策倾向

5月举行意大利大选造成了相当大的波动。摩根大通高级策略师Karen Ward认为,目前意大利新联合政府的主要经济和政治计划是减税,以及为意大利最贫困家庭提供普遍收入。这可能会在短期内促进意大利的经济活动,但意大利政府债务占GDP比例已达130%,它在财政上的慷慨会给欧盟委员带来麻烦。

而西班牙总理则在一桩腐败丑闻之后被迫辞职。Karen Ward认为,这些政治事态发展不会在短期内给该地区带来政治或经济上的不稳定,但可能会让德国更不愿参与进一步整合所需要的风险分担。

更重要的是,Karen Ward指出,目前来看,欧盟银行业联盟的进展可能面临障碍,这会让该地区在下次衰退中变得更加脆弱。考虑到欧洲股市在金融类股中权重较高,这对欧洲股指的前景构成了压力。

尽管欧洲正迎来一个长期的复苏,但这是一个非常浅薄的复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企业对投资犹豫不决。Karen Ward说,人们关于大衰退的记忆用了很长时间才逐渐淡去,多年来企业都缺乏扩大商业投资的信心。

此外,欧盟正在努力降低债务占GDP的比重,但希腊、葡萄牙和意大利公共债务占GDP比重仍超过100%。FXTM富拓首席市场策略师Hussein Sayed分析称,尽管整个欧元区债务占GDP比重已从2014年的91.9%下降至了2017年年末的86.7%,但下降动力并非来自欧元区结构性改革或者紧急增长,而是源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洲央行推出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计划和零利率政策。

Hussein Sayed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2008年以来,由于欧洲央行的干预,光是节省的利息支出,估计已超过1万亿欧元。尽管目前欧元区经济状况有所改善,但结构性赤字和政府支出仍居高不下。“当利率开始再次上升、大规模债务在未来两年开始到期、欧洲央行退出购买债券时,债务危机将再次出现。”他说。

嘉盛集团亚洲首席技术策略师Kelvin Wong则认为,由于美国拟议汽车增税等外部风险正在上升,开年以来欧元区通胀预期低迷、成长动能减弱,欧洲央行可能维持宽松的政策倾向。

他说,2018年6月欧元区制造业PMI为54.9,较2017年12月的60.6呈下滑之势,加上美国引起的贸易摩擦加剧,可能造成全球供应链中断、通胀开始上升,而企业与消费者信心的减弱造成的成长放慢会引起滞胀,欧洲央行的利率正常化面临挑战。

法国呼吁欧洲在对美贸易问题上团结

显然,来自华盛顿的政策正在欧洲良性前景周围制造风险。

最新PMI数据出来后,欧元区2018年经济增长率预期约为2%,而不是去年年底预计的接近3%。Karen Ward指出,在影响欧元区经济的因素中,全球贸易战的前景是最令人担忧的一个。

Kelvin Wong也表示,对欧洲央行货币政策造成影响的主要因素,是美国与其它国家之间持续的贸易纠葛会如何结束。如果演变成全面贸易战,将破坏全球供应链,导致经济增长放慢。

Hussein Sayed则认为,如果欧元区经济失衡问题不能解决,未来几年,各国在对外贸易中立场各异的状态将会持续。

目前面对美国挥舞着的贸易大棒,欧元区国家态度不一。7月5日默克尔表示愿意支持降低欧盟进口汽车关税,并“准备好”就汽车关税问题同美国进行协商。7月8日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却指责美国在国际贸易问题上“分化法国和德国”。

他说,欧盟的回应必须一致且有力,让美国知道欧盟是一个统一的、主权不可侵犯的强大经济体。

在Hussein Sayed看来,欧盟会采取取消欧盟进口汽车关税等措施,竭力避免与美国发生贸易战。但如果欧美之间的协议无法达成,那么欧盟可以选择增强与中国的商业联系,以减少贸易战所带来的影响。

Karen Ward指出,目前欧洲和美国的贸易冲突还停留在一些相对较小的行动上,但不排除这些小行动会以“以牙还牙”的方式蔓延到其他行业领域。

Karen Ward称,尽管“廉价”进口产品对美国的一些行业和工人构成了挑战,但美国绝大多数家庭受益于这些低价产品。中期选举举行前,美国国内对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的态度不明确,仅因为这种不确定性,特朗普就有必要采取更为谨慎的做法。(记者 周智宇)

猜你喜欢